欢迎光临北京都市网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2024年再看,更懂这部剧的精妙

严芳芳

谈到当代美国电视领域的女性作品,有一部不可绕过的经典之作,也是话题之作,2011年华纳公司出品的《破产姐妹》(2 Broke Girls)。


《破产姐妹》第一季

这部剧的主创团队有迈克尔·帕特里克·金与惠特妮·卡明,前者的代表作是之前早已更为大众熟知的名作《欲望都市》,如果说《欲望都市》在某种程度上描摹了20世纪初美式大都会年轻的情感与欲望,它为我们塑造了都市丽人们时尚、物质到精神的富足、个性解放。

那么2011年开始CBS电视网(哥伦比亚广播公司)开播的《破产姐妹》则从另外完全不同的视角切入年轻都市女性,准确的说是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年轻的为钱所困的都市「打工妹」。

这也决定了《破产姐妹》预设的观众群正是80、90后一代正在社会上打拼、努力赚钱的年轻人。

没有充裕的金钱、没有大量闲暇个人娱乐时间、更缺乏富人交际圈,《破产姐妹》呈现的生活及价值观无比的接近青年大众,从2011年开播以来它俘获了无数粉丝,尤其是年轻观众们随即开启了6年的追剧,2017年第六季后这部室内情景喜剧终结。


《破产姐妹》第六季

《破产姐妹》的主人公是一对人生经历反差极大的都市姐妹花,Max和Caroline,两人都是纽约布鲁克林区平价快餐店里穿着制服的女服务生,快餐店也是这部情景喜剧的主要场景之一。


《破产姐妹》第一季

Max(凯特·戴琳斯饰)出身贫寒,从小缺失父母关爱,无依无靠。她美丽丰腴,胸大性感,黑发红唇,爽朗甚至粗鲁「毒舌」,片中大尺度但让粉丝直呼过瘾的美式调侃甚至脏话冒犯大多出自Max的口中。同时她努力工作,一天打两份工努力赚钱,嘴狠但心善,同情怜悯遇到困难的人。正是Max收留了因父亲破产无家可归的富家女Caroline(贝丝·比厄饰),才有了之后的「破产姐妹」。


《破产姐妹》第一季

Caroline因富豪父亲诈骗入狱破产孤身一人拖着行李箱来到Max打工的餐厅应征服务员,长直金发、苗条身材,优渥家境、见过世面、斯文得体、名牌大学的白富美虎落平阳,两位女主从外形、身份背景、性格特点形成了明显反差,但两人共同的境况正是「我们快要付不起下个月的房租」。单拿出两人的某个形象,都能想到传统美剧中俘获众人心或端庄或魅惑的女性角色,但偏偏二人的姐妹花组合成了女性喜剧的经典。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,为了生活赚钱、算计、逛二手店、做小买卖、蛋糕创业梦想、收获爱情、不断成长……都显得新鲜有趣和恰逢其时。


《破产姐妹》第一季

《破产姐妹》其他人物角色也都颇有特色,亚裔餐厅老板Han、乌克兰餐厅厨师奥列格、黑人餐厅收银员厄尔、波兰邻居苏菲……都并非社会主流,但各有可爱之处,同样努力生活。


《破产姐妹》第一季苏菲

而真正成就了「破产姐妹」形象也让整部剧集成功的最重要特质则是台词对白的功力。开播之初《破产姐妹》就以这种新颖大胆的年轻女性喜剧路子掀起了一波收视热潮,她吸引人的正是戏谑、调侃、大尺度、粗鲁、直言冒犯的台词对白。在Max的影响下,淑女形象的Caroline也渐渐打开自我,话锋越发直爽有趣。正因为脱口秀般的抖包袱节奏,每集20多分钟的时长,让人觉得紧凑过瘾。

一大亮点当属每集开头都有的Max在餐厅服务各色群体的桥段,也已成为经典喜剧段落。当麦克斯无情讽刺他们的时候,也流露出创作团队对于当下美国流行文化的态度和思考。相较许多自嘲式喜剧,《破产姐妹》赋予两位年轻女性极大的气场和自我价值,喜剧的台词对白更多体现在吐槽、针砭社会现实和特定人群,比如在公共场合过于照顾孩子的母亲、选择障碍的餐厅客人、亚文化群体……Max地道的美式吐槽(配合地道的字幕翻译),让人眼前一亮,越发喜欢上这两个走出女性传统框架,气质独特的「破产女孩」。


各种经典引用、性暗语、大胆吐槽,也在第一季时就引发了某些反对的声音,但这不影响具有鲜明特色的《破产姐妹》在争议下,第二季继续获得了1000多万的观众总人数,之后被成功续订,陆续推出到第六季。


第三季

作为美剧的一种传统形式,伴随观众笑声的室内情景喜剧可谓是经典颇多。从《老友记》到《生活大爆炸》,都成为伴随一代代观众成长的心灵记忆。《破产姐妹》在传统室内情景喜剧的形式里,餐厅或家中的室内场景、不多的室外场景、往往三点一线的生活,人物两人为主夹杂3-5个辅助人物、结构简单、角色鲜明、不落俗套的大胆对话、有观点有态度的吐槽,借着这两个梦想着纸杯蛋糕生意的普通女孩,表达了现代社会很前沿的女性价值观。


这其中最打动人的首先是友情,女性之间互相扶持互为依靠的情感,当Caroline一次次冒着朋友翻脸的危险第一时间揭发Max不靠谱的感情,Max幡然醒悟爽朗地自嘲但绝不纠结依附。这不仅仅是让女性友谊超越了俗套的男女关系剧情表述,更是宣示着年轻女孩的独立、自强。

对比国内所谓大女主剧,女性成长无外乎不是借助男性而言,Max和Caroline给年轻女孩们传达了独立、信任、互助等价值观,丢掉粉红泡泡或童话世界的滤镜,毫不掩饰地直言赚钱发财的人生梦想,每集结尾颇具特色的开店基金数额随着生活的起伏而进账或负债,经历了第一次纸杯蛋糕获得认可、勇敢地主动推销、开小窗口售卖到被投资拍电影,两位女孩一路高歌猛进,也遭遇挫折负债累累,最后第六季的末尾账户存款几乎回到最初。


第六季

存款的起伏形式地鼓励着她们靠近梦想,但最后《破产姐妹》想告诉我们的,是在努力生活、偶尔挣扎中不是最后都能走向成功,更真实的不过是百忙一场,也不过是运气不佳,面对失败,但希望和勇气、外加几分幽默是取悦自己必要的武器。


《破产姐妹》以女性喜剧的风格,跟进着被称为「屌丝」文化的亚文化现象,后来更有国内的《屌丝男士》等剧集被热捧,在某种意义上,《破产姐妹》为喜剧女性角色开辟了新的路子,不简单是卖蠢、装傻、自嘲,更包含了散发出的女人味、有思想、敢追梦、男孩性格、单纯大胆任性的孩子气。摆脱了无关痛痒的精致生活,全面追求对女性固有银幕形象的突破。但这不是苦情戏,而是女性喜剧给我们的。


虽然较当下流行的元素看,《破产姐妹》确实不够时尚,不够科幻,也因缺乏历史大剧的格局而显得小众、简单(2017年不再续订已说明问题),但这对「破产姐妹」的形象注定会在美剧史上留下其烙印,Max和Caroline也已经成为银幕经典的美剧青春偶像。

取悦自己,成就彼此,在生活的高低起伏中追逐梦想,不言放弃。这是《破产姐妹》让我们铭记的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北京都市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阿里云服务器
Copyright 2003-2024 by 北京都市网 www.bjdshi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
关注我们: